难忘的荒诞的故事

in HIVE CN 中文社区3 months ago

第二次参加友哥的活动。这次活动的主题是《难忘的》。

要说人类的记忆是个很好玩的事情。很多时候会突然想起来一些自己经历过的事情,会觉得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,但是还会隐藏在自己脑海的某个地方,时不时得出来提醒一下,刷刷存在感。当然也有的是终身难忘的事情;这些事情有可能是美好的回忆,也有可能是惊心动魄,非常想要忘掉的事情。

我下面想介绍的故事可能会有一点争议,是在我零五零七年在前线遇到的事情。打仗绝对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不管是被动参与的还是受到殃及的,都不算是比较正面的经历。我不是说所有的战争中没有正义的一面,而对于两千年后,在中东的战斗只能算是某些政治人物的政治筹码,所以说,这些都不是正义的,只能骗骗老百姓而已。但是我要说的故事具有一些戏剧色彩,应该还是算比较正面的吧。

除夕那天,我已经不记得阳历是哪一天了。确切点说,在前线的日子根本连星期几都不知道。每天重复着相同的事情,麻木的,程序化的,基本上都不怎么经过大脑了。

这一天特殊的地方就是是中国的除夕。连队还给我放了天价,让后可以在营房里面休息。大家都在前线,也不可能说出去逛逛什么的。不知道为啥我总是那个需要工作十几个小时的人,不管是参军的时候,还是现在的工作;所以,对我来说,不上班挺好的。我还联系的在军营中黑水公司里的几个中国人;他们都是队伍的解放军士兵,我给他们修理过卫星电视接收器,所以就数落了起来。还打算着,除夕这天一起去打靶场打打黑水的武器,就算是放炮了。

我们连是情报连,每天的工作中有一项是二十四小时无人飞机高空巡逻。那时候的无人飞机不比现在,很笨重,每架飞机只能做固定的工作。我们的只能在空中巡逻,基本上属于小型的没有攻击性的那种。飞机这种东西,不管有没有人在上面操作,都有一定几率会坠毁。而我则是寻找残骸的快速反应分队的成员。

我正在营房中休息。突然听到外面大叫“DART!”这是找我去紧急任务的讯号。DART是Down Aircraft Recover Team的意思。虽然是“放假”,但是紧急情况下,所有的一切都自动停止。希望今天不需要太长的时间。有几次执行任务,不能联系家里,老爸老妈那个担心啊……

以我们过去的经验,我们的无人机坠毁后,我要回循着最后发回来的信号的位置去搜索残骸。而无人飞机上面的摄像头价值两百万美元。当地老百姓都知道。每每都会在我们到达零号位置之前把所有的零部件都捡回家,等着美军给当地老百姓通稿,说要把残骸买回来。之后会看到当地居民像赶集一样你拿个翅膀,我那个镜头,排着队进军营交换。

这次地点很近,我们应该能看到残骸吧?

img_0021_2.jpg
这张照片其实和这次任务没有关系,紧急的任务没时间照相……

果不其然,在我们到达预购地点的时候,我们看见一个小孩,扛着一根带着支架的轱辘高高兴兴地回家……

我们师的规矩是友好,和当地老百姓搞好关系。高压下肯定有反抗,所以我们并不和当地老百姓为难。说白了和气生财,放不找引火烧身。更何况买回零部件的钱也不用我们出。在华人区的小伙伴们,我们上的税都干这个去了……

和上级通报;而老百姓们回趁机凑上来,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卖东西给我们。

撤退,天已经黑了,我们准备返回军营。我还想赶紧回去给老爸老妈拜年呢。

就在这时,远处突然火光冲天。大家如果看过战争的电影或者电视剧,应该对漫天飞着黄光、红光的子弹的画面有印象吧?不过要说明一下,发光的子弹叫做“tracer”,示踪剂子弹。上面有烟火炸药,每十发中会有这么一发,目的就是为了告诉机枪手自己设计的位置。也就是说,电视里面那高频率的弹药光只见还有九发看不见的。

接到上级通知,要我们和野战营集合,他们需要增援。

野战兵们正在和不知道的目标激烈交火。可以看到天上带有烟火炸药的子弹轨迹。这些每天以打仗为趣的军人一边叫骂一边开火反击;还时不时在高声嚷着要通讯人员通知总部要求阿帕奇支援。

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呢?对方的火力太猛了。前一段时间,四师和一支当地的部队交过火。缴械了不少对方的武器,其中很多老旧的刻着“八一”二字的武器。估计是越战之后从中国淘汰下来的。绝对不会有这种火力。

野战兵的打的正欢,我们情报连的士兵们开始各种报告、联系。在前线的部队都是以作战师没基本编制。说实话,除非是在联合作战或者大行动的时候,互相配合,互相联系。平时,各守自己的管理区域,老死不相往来。就像美国各州之间的关系差不多,各自为政。

“你看对方的火力前进的方式,很明显是我们战斗的操作啊。那方向是谁的管理区域?无人机调来了吗?”

当然不是说刚刚掉下来被老百姓捡走的那架。那年头,无人机还不普及,我们需要调集其他地区的过来侦察。

在前线所有的无人机都会在我们的一个系统中备案,也就是说,只要是在天上飞的无人机,在我们的系统中都能即时发现。就在这时,一架无人机在我们的屏幕中出现了。不是我们的。我们无法控制或者要求别的师的无人机增援。

“赶紧通知上面!给XX师发咱们坐在的坐标,问问他们在哪!”我就不说XX师是谁了。反正大家理解不是我们师就可以了。

很快的,对面的武器停火了。

这边的野战兵们,可以叫骂,嬉笑起来。

“通知上面,自己人,问一下咱们什么时候能回去……”

不到半小时的“战斗”就这样结束了。在我们离开的时候,还能听到,野战兵的牢骚。

“MA的,让他们赔车!不能算到我们的折损费里面……”

啼笑皆非。美国的小伙伴们,我们的纳税钱就是这么花的……庆幸没有伤亡吧。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这么长时间的战斗,两边的火力,居然没有伤亡……我不说了……

回到军营,我跑去AT&T的电话亭。

“爸、妈!新年快乐……哦,我挺好的,今天啥都没干,连队还给我放了假呢……没有,没有。我们哪危险啊?都不出军营,我一个接触电脑的,我又不打仗!……好了好了,你们放心吧!没事的……不说了,新年快乐哈!我撂啦……”

Sort:  

@tipu curate

谢谢萍萍

满赞支持

😁谢谢